http://www.benlainj.com

【礁石】穿越祁连山(散文)

站在墙壁上挂着的中国地形图前,我再一次凝视“祁连山脉”四个大字,一条西北——东南方向黑色的粗线,蜿蜒在棕红色的色块上。记得西行之前,我曾经伫立这里,当时根本看不出什么特别,和地图上的许多山脉一样,只能凭颜色判断海拔较高。如今,我从祁连山归来了。这次旅行于我,除了感受自然风光的奇异,盛夏飞雪的惊喜,更深切地体会到嘎玛丹增的一句话:“行走就是缅怀和回归,回归天地自然,回到人性深处。”
  
   一、扁都口
   7月10日上午从丹霞出发时,太阳像个大火球,炙烤着河西走廊上的这颗明珠。我们的车一路向南,不久,祁连山峰顶的白雪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。
   车窗外掠过一片又一片的金黄,伙伴们惊呼着,车上的气氛和外面的油菜花一样热烈。拿出手机,搜索百度地图,原来这里是民乐县扁都口生态菜籽油生产基地。
   再往前走不远,一片五彩的花海跃然眼前。除了金黄的油菜花,还有紫色的薰衣草,蓝色、紫色、白色、粉色……花朵,远远望去,如同傍晚天空的彩霞,一片灿烂。
   停车后,伙伴们如同一只只快乐的蜜蜂,飞向花海。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同行的十六人中,有白发的老人,也有刚入学的孩童,谁能抵挡美的诱惑?在异乡,发现别样的美,这就是旅行的意义。
   我的思绪插上想象的翅膀:天上一定有一位仙女,失手打翻了王母娘娘的花粉瓶,才使这明艳洒落人间。我也急忙举起手机,生怕打瞌睡的王母醒来,收回眼前的绚丽。
   在民乐县城吃过午饭,不久,汽车入山了。天空也变得凝重起来,黑色云团给雪山戴上了一顶大大的博士帽。
   “羊群!”车上不知谁喊了一声。
   “那是羊堆!”七岁的小朋友子源反驳。
   恐怕车上所有的老师从各种版本的字典上都找不出这个词语,但它用在此处又是如此恰当。远望公路两旁青山如黛,或静立、或闲卧的羊群一动不动,成了绿毯上堆绣的白花。我此时完全相信,神奇大自然是人类学习语言最好的老师。
   近处河水潺潺,清澈的黑河如同一条白色的哈代,缠绕山间。我再一次打开百度地图,“扁都口”三个字再次跃然眼前,这就是被古人称为“大斗拔谷”的要道?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欲望,想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这片古老的土地。
   路边走过一群表情呆萌的牦牛,知心的范师傅停车让大家拍照合影。我独自于路边的草丛中呆坐,任思绪随细雨纵横千年:苏武手持汉节的身影,似乎正从眼前经过,我仿佛能听到他铿锵的脚步声;九个僧人结伴而来,走在最前面的可是东晋名僧法显?漫漫长路,寥寥几人,我却能听到他们坚定向佛的心音。
   下雨了,雨滴落在我的头发上、身上,轻轻的,似乎怕打断我的思路。雨滴会变成雪花吗?我不知道。闭上眼睛,眼前宛若有一队车马隆隆而过,正顶风冒雪,艰难行进。无论文武大臣还是士卒、嫔妾,都裹紧了身上的衣服。即使这样,依然无法抵挡雪天的寒气,队伍中有人永远长眠在我的脚下。当他们冲出扁都口,到达焉支山脚下时,“士卒冻死大半”,就连隋炀帝的姐姐——高贵的杨丽华公主,也未能幸免。
   人在旅途,和大家一起无疑是快乐的,可有时独自缅怀也是快乐的,我愿意享受这份孤独。
   “快上车了!”领队哈哈老师一声高喊,才把我从沉思中惊醒。扁都口,作为祁连山的第一张名片,它用多彩与厚重,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
  
   二、卓尔牛心
   下午四点,汽车到达青海省祁连县八宝镇,我们来不及休息,便直奔卓尔山。这座在藏语中被称为“宗穆玛釉玛”的神山,翻译成汉语是“红润皇后”。蒙蒙细雨,为神山增添了几分诗意。
   进入景区,沿着木质的栈道一路上行,隔不远便有一处观景台。站在这里向两边眺望,望不尽“灿若红霞”的丹霞美景,但它和张掖的丹霞又决不雷同。如果把张掖的丹霞比作一个热情四射的小伙子,那这里的绝对是一位美少女。在红色的山石上面,不时点缀着绿色的青稞和金黄的油菜花,如同少女的彩色长裙。到处鲜艳,到处晃人的眼。手机里拍到的每一张照片,都是色彩明亮的水粉画。置身这里,人的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,忘却了一切尘嚣与烦恼,回归平静。
   越往上走,气温越低,明显感觉到了与季节不符的薄寒,即使有备而来的我们,也禁不住身体打颤。
   “牦牛奶茶啦!”
   “各色披肩啦!”
   一处游客中心吸引了我们的脚步。摊点的主人有的穿着羽绒服,有的穿着军大衣,一个劲朝游人吆喝。
   捡一个干净的摊点落座后,每人点了一杯奶茶。摊主是个藏族小伙,三十多岁,黝黑的面庞,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很快,冒着热气的奶茶上来了。接过奶茶,顿时,一缕温暖从手臂传向全身。
   说实话,我对高原的这些肉奶食品天生就有一种抵触,怕膻。看着同伴都喝得津津有味,才试着用吸管轻轻嘬一小口。大概老板也看出了我的心思,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说:“大姐,你放心,这里的牦牛奶茶加工手法独特,没有一点异味。”
   我仔细品一下,浓浓的奶香味,还加了糖,确实好喝。几大口喝下去,身体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暖意。
   有了这杯奶茶垫底,瞬间身上冷意全消。我们很快爬到了西夏烽火台。站立于高高的烽火台,俯临对面的千兵崖,仿佛有无数西夏兵正潜伏于祁连山中,等待蒙古军的到来。然而,一座烽火台并没有阻挡蒙古铁军横扫亚欧大陆的步伐,也没有挽救了濒临绝境的西夏王朝。烽火台在历史的长河中矗立着,如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用风蚀的沧桑告诉我们战争的悲凉与无情。抚摸着烽火台斑驳的砖石,一声祈愿自心底流淌:愿边疆各民族永睦,愿天下苍生永安!
   从卓尔山下来,已是傍晚时分,清澈的八宝河与支流黑河像一条打了结的丝带,在脚下徜徉。安排好住宿,我们跨过黑龙桥,步行到不远处的八宝镇用餐。仰望神山阿咪东索(牛心山),他素服藏袍,正深情地凝望着自己的皇后(卓尔山);回头再看卓尔山,她正舞姿翩跹,头上银冠巍峨,身上彩色长裙曳地。“只为你霓裳羽衣窈窕影,只为你彩蝶织就的红罗裙,只你这轻舞飞扬飘天际……”我情愿化作祁连山上一座峰。我哼唱着《梨花颂》中的经典唱词,心中喟然:敢于无视天规戒律,生不必受牛郎织女每年一会的煎熬,死无需被人冠以“红颜祸水”的恶名,只在这祁连群峰中永远厮守,这才是真正天长地久的恋人!
   返回时,夜色中的八宝河在远处灯光的映衬下,泛着亮光,那飘忽不定的亮光,似乎要把人带进一个梦幻的世界。远处的卓尔山与牛心山,变成了两个巨型的黑色剪影,朦胧在梦幻的世界里。
  
   三、大冬树山垭口
   7月11日早6点,拉开窗帘,密密斜织的雨已把卓尔山和牛心山都拥抱入怀,雾气氤氲在山顶的白雪间。哦,这是他们缠绵的呼吸。告别时,酒店老板说,我们是幸运的,像这样的雨,景区估计已经关闭了。
   汽车沿着204省道盘桓前行。忽然,有人喊:“下雪了!”大家惊奇地朝车窗望去,果然,近处山坡的绿草上,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丝巾,时隐时现;雪还在下着,雪粒子裹着山风,狠狠敲打在挡风玻璃上。司机范师傅不停地晃动雨刷,几个摄影爱好者拿起了手机和相机。
   车越爬越高,雪越下越大,雪粒子变成了鹅毛般的雪花,纷纷扬扬。覆盖了远处的青山、近处的绿草,也让我们的心无比沉重。万一雪一直不停,一定会影响交通……真不敢想下去。
   远处山峰和近处山坡都覆盖上了一层白雪,路面也变得更湿滑。范师傅打开了暖风,人们一声不吭,刚才的兴奋一扫而光。我默默从背包中把羽绒服衣服找出来,穿在了身上。刹那间,身体和心情都仿佛回到了寒冬。
   汽车终于爬上了大冬树山垭口——我们西行的最高峰。此时的峰顶,惟余莽莽,一切都被白雪笼罩着,只有“4120”四个黑色的阿拉伯数字分外夺目。
   车停了,打开车门的瞬间,风卷着雪花迎面袭来,向我们示威。
   “还下去拍照吗?”领队哈哈老师问。
   “当然!上天如此眷顾,我们怎能相负……”几个年轻同伴说着,大家的热情似乎又被点燃了,都冲进了雪海中。
   十分钟时间,我们顾不上观赏远处的经幡肃穆与原驰蜡象的雄伟,全身心投入了与祁连山盛夏飞雪亲密接触中。看一张张照片,或立、或坐、或卧,或单人、或合影。天空飘着雪花,身上披着雪花……人与雪融为一体,似乎没有办法把他们分离。
   “4120”海拔标志牌下,呐喊声直穿阴翳的天空:大冬树山垭口,我们来了!神奇的祁连飞雪,我们来了!
   汽车沿204省道继续下行,雪越来越小,路面的积雪也融化成了雪水,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。
   汽车到达哈尔盖镇时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。抬头看,太阳露着红红的笑脸,挂在空中。似乎两个小时前的漫天飞雪只是我们做的一场寒冬梦。
   不记得哪位旅行哲人说过,美景不仅仅只存在于目的地,还应该在路上。是的,祁连山两天的穿越之旅,步步有美景,天天有独特。我想,也许这次,我真的领悟到旅行的真谛了,故把这种经历和体验写出来,和朋友们分享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