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benlainj.com

西周灭亡后出现两个周天子,最后结局怎样?

  “二王并立”乃是两周之交的一件大事,惜乎太史公手头史料不够丰富,致使此事于《史记》失载。然而,《左传》《竹书纪年》(无论今本古本)与新近发现的《清华简·系年》均交代了此事件的许多材料。尤其是《系年》的记载,让我们了解到周平王的东迁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件,而是历经了三十多年的一个漫长过程。

  平王派与携王派的互相征战,也是导致王室卑而诸侯起的一大直接原因。毕竟,两派的对立,使得双方不得不以土地换忠诚以讨好诸侯,最终也失去了管理并干涉诸侯事务的权宜,所以“二王并立”结束后,春秋时代才算真正开启。

  西周晚期封建秩序的动摇

  1

  首先要看看西周在关中是怎么崩溃的以及后来幽王身死骊山的真相。

  早在西周懿王的时代,关中地区就有了来自于猃狁(犬戎,居今日宁夏固原一带)的严重边患,吓得周懿王把自己的居地从镐京迁到了槐里(今陕西兴平),所迁之地虽然更靠西方,然而此地地势高耸,更利于防守。

  周懿王崩殂以后,其叔孝王即位,为了更好的防守西部,更是提拔了从前武庚叛乱余党飞廉的后人非子为附庸,这一出自东夷的嬴姓分支,终于在渭河发源地区的秦地得以立足,改变了原先的劳改犯身份。

  然而,到了后面夷王、厉王的时代,由于诸侯之间不断兼并夷狄的土地,致使一些诸侯的封地也得以正式接壤,引发了一些诸侯之间的战争,诸侯们有的也通过和平手段,交换土地以解决问题。

  这完全是背着王室干的,这就引发了对周王室身为各宗族大家长身份的一种威胁,加上厉王时代,南方的楚君熊渠干脆自己称王还封了三个公子为王,这就导致周王室需要更多财富去打击各地敢于藐视王室的诸侯。于是便激生了周厉王的“专利政策”,后来周厉王又逐渐强化管理压力,应用特务政治制造恐怖局面,甚至产生了“道路以mu”(这个词居然成了敏感词,呵呵,只能用拼音代替)的景象,最终也迎来了国人与贵族的联合反攻,“国人暴动”。

  事实上,“国人暴动”的发生地,有可能是在洛阳的王城,而非是在镐京。因为根据金文记述来看,西周的天子,实际上也是绝大多数时间呆在洛阳王城、成周或者嵩山地区的,这片地区虽然不像关中地区的丰镐二京有“四塞之固”,但也可以倚仗伊洛盆地与嵩山山区这片靠近当初周召二公“分陕而治”界线的地域,同时控制东方诸侯与西方诸侯。

  厉王崩后,“干王位”的共伯和回到老家(大司马按:周召共和尚无定论,一说周公、召公联合执政,一说共伯和执政),宣王正式即位,宣王的时代,号称“中兴”,实际上只是裱糊一下破窗户而已。虽然在南方击败了淮夷,在北方韩侯击败了武庚邶国在太行山里的残余,但是在东方,周宣王因为爱鲁武公的少子戏,就制造了鲁国的废长立幼事件,结果后来在鲁国又引发了鲁伯御的弑君事件以及一系列后续内乱。毕竟鲁国是周王室在东方的总代理人,甚至鲁侯都是有权用天子礼的,这种胡乱干涉,自然会影响周王室在东方的威望。

  在西方周王室一样也是声望大损,千亩之战败绩于所谓“姜姓之戎”,实际上就是申国。不过这一战的战场是在河东地区,可能是申国也跟各路戎狄合作,骚扰到河东去了。

  后来宣王在圃田不明不白的死了,《墨子》说是杜伯的鬼魂射死的,但其实有可能是以唐杜氏为代表的关西诸侯派人干掉的。此外,在宣王~幽王时代,有一些关西的诸侯也感觉到戎狄力量越来越大,就有了去关东“细软跑”的念头,譬如虢国(西虢,本部在今宝鸡虢镇)就委派虢季氏这一分支,在东方开了南北二虢(隔黄河对望,都在今河南三门峡附近)这一分基地,后来假道伐虢中被借路的虞国,也在此时迁到了中条山地区。

  幽王上位以后,郑桓公这个幽王的叔叔也有了点想搬家的念头,于是与太史伯商议,太史伯认为“王室将卑,戎狄必昌”,而且四边的诸侯:齐、秦、楚、晋会借机崛起,劝郑桓公早点把家眷迁到成周以东去,那附近的东虢、郐二国之君为人贪鄙,给点好处打点一下就行。后来郑桓公也照办了,还顺道灭了郐国,其实郑国还有一个别支跑到了汉中地区,被称为南郑,不过后来南郑降伏于秦国了。

  此外,幽王时代,幽王由于宠爱褒姒,也与姒姓诸侯更为亲近而疏远了姜姓诸侯,这有损于一贯以来的姬、姜两姓诸侯联盟, 有可能幽王迎娶褒姒是在迎娶申后以前,幽王与褒姒生的儿子伯服(《系年》作“伯盘”)大概是幽王的长子,甚至,有可能伯服在世的时候,就有了“丰王”之称号,还迎娶了秦襄公的妹妹(《秦本纪》记载:襄公元年,以女弟缪嬴为丰王妻)。

image.png

  “烽火戏诸侯”的故事非常之扯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